糯米

用我一生,换你十年天真无邪!

叶秋生贺

叶小秋生日快乐!🎂🎂🎂

*熊孩子·荒的日记*

人物是网易的,只有熊孩子是我的。


No.4

       愚蠢阴阳师说要带我们去打章鱼,临行前把寮里唯一的一套针女郑重的交到我手上。

       看他那一脸的宝贝样,我真不想吐槽他。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从姑获鸟身上脱下来的。
       挑了半天终于选定了一支看着不错的队伍,阴阳师把我送上了场,在我本以为另一个上场的会是鬼使黑的时候,阴阳师放了只铁鼠上去——觉醒的铁鼠……
       蹭经验蹭金币,还能要点脸不?
       我一怒之下召唤了幻境,来了一发天罚·月,然后阴阳师在边上鬼叫:“阿荒你个熊孩子,别放技能啊!”
       “愚蠢的人类啊!”我凭什么听你的。
       第二轮的时候,我又来了记天罚·月。嗯,遭受到了赤裸裸的仇视,很好。
       最后我们赢了,我淡定的走下场来。啊!阴阳师脚底抹油跑了,真怂。
       后来每一次去蹭经验,我的技能都被封印(关掉)了,啧!

*熊孩子·荒的日记*

人物属于网易的,熊孩子是我家的。

***

No.3
来寮里的第一天,在别人家的结界里度过。
来寮里的第二天,在别人家的结界里度过。
来寮里的第三天,在别人家的结界里度过。
来寮里的第四天……
来寮里的第五天……
……
岂可修!还有完没完了!说好的亲儿子呢?说好的特殊待遇呢?全是骗人的!
人鬼使黑来寮里的第一天,就被愚蠢的阴阳师直接喂到四星满级,眼睛都不眨一下的,我作为寮里第一只SSR,连自家的结界都没有住过,天天寄人篱下,要么收割豆子,要么收割勾玉,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!
我捧着一篮子豆子回来,越想越不服气。
萤草轻飘飘的路过,指了指门口的牌匾,又轻飘飘的走了……
我抬头一看,“黑白之家”,操!
阴阳师:“阿荒阿荒,隔壁傅雅粑粑要挂太鼓了,快去抢位子!”
怒怒怒!!!
“愚蠢的人类啊!天罚·星!”糊你一脸温柔的悲伤、呸!糊你一脸豆子。
……
啊,世界终于清静了!

*熊孩子·荒的日记*

No.2
阴阳师拖着隔壁的源傅雅组队去打觉醒材料了,带着五只狗粮……还能再抠门吗?
你问我在哪儿?我当然是在寮里蹲了,这么丢脸的事情大爷我才不去!
收获很满,等他们回来阴阳师就把我觉醒了。
……
阴阳师看过我觉醒后的技能脸都黑了。
阴阳师召集了寮里所有的式神宣布了一件事。
晴明:“介于阿荒坑爹的技能,阿妈、呸呸呸!阿爸我需要一个灯姐。”
沉默——没人出声。
晴明:“火娃子啊,以后就要辛苦你了啊,个熊孩子荒太败家了,你多担待点!”
我:“######!!!”谁是阿荒!谁是熊孩子!愚蠢的人类,谁也不要拦我,我要代表星星揍扁他!去你的阴阳师,去你的契约人!头可断,血可流,名字不能改!
然而我并不能拿他怎么样,姑获鸟手握伞剑,雪女已经开始聚集寒气,山兔准备随时放圈,萤草的枫叶摇啊摇感觉随时能听到“叮~”的一声,还有座敷童子的鬼哭狼嚎,一群吃瓜群众一边儿看戏。
真是一片混乱啊!

*熊孩子·荒的日记*

就是想要记录点什么…
人物是网易的,只有这只熊孩子是我的。
自从决定叫他熊孩子,人设、传记就已经不存在了,严重OOC,脱了缰的野马拉也拉不回来。

***

No.1
        大家好,我叫荒,某个非洲寮的第一个SSR式神。
        这个说是日记,其实叫回忆录更合适一些。我原本没想要写这个东西的,但有些话憋在心里久了不说出来很不舒服。
        先来说说我的诞生,我降生在千千万万个阴阳寮中非常非常“黑”的一个寮(心塞),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,我家那个愚蠢的阴阳师看到我的第一眼反应是:“这谁?荒?”作为反人类反社会的第一人,我回敬了他一句:“愚蠢的人类啊!”居然连大爷我的名字都没听过,我严重怀疑他是个假的阴阳师→_→
        出了召唤室阴阳师就把我交给了姑获鸟,姑姑告诉我,我是阴阳师拿着非酋高级赠予的3000勾玉,三十连抽召唤出来的第一个SSR。我感觉整个神都不好了。
        作为寮里第一个SSR,我肯定是醒来的方式不对,绝逼进了个假寮!

非酋高级3000勾玉,30连抽,最终来了他😂
我想要茨木小天使啊!!!

继非酋中级之后我终于迈向了非酋高级😂😂😂

一早醒来,小试一番手气,抽了五个有用的R回来,然后……
第二阶段目标达成,本宝宝非酋中级啦!!!
有没有风雨同行的苦逼小伙伴啊?求➕好友一起玩~

我寮草爸爸和鬼使黑白,可惜没有黑白童子,不然就是草爸爸带起来的黑白之家了!

这还能好了吗?😂😂😂
网易能不能靠点谱啊!